Current Issue

Vol. 52 Num. 5/6

Introduzione al Seminario

Un cammino orientato verso il futuro esige la consapevolezza delle radici del dialogo. Per questo motivo, permettetemi di farvi partecipi di una mia testimonianza,...

Accordo tra Santa Sede e Cina e Missione in Cina

Continuità o discontinuità? Ringrazio p. Peter Baekelmans e il SEDOS per questa iniziativa, molto utile e opportuna per capire meglio i problemi della missione...

Le sfide della Chiesa in Cina oggi

Il 22 settembre 2018 la Sala stampa vaticana ha comunicato la firma di un accordo provvisorio tra la Repubblica popolare cinese e la Santa...

Translation: The challenges facing the Church in China today

On 22 September 2018,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 announced the signing of a “Provision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 Religious Policy

Our theme today is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But it is important to see also the broader context of religious plurality and religious...

Mission to China today After the Agreement Beijing-Rome

The Beijing-Rome Agree-ment leaves us with many unanswered questions We search for answers.  Beijing and Rome are in dialogue. They even signed an agreement...

NEWS Faith-Based Organisations on World Refugee Day 2020 “To know in order to understand”

In his 2020 Message, Pope Francis invites all people of faith and goodwill to get to know migrants and refugees and, this year in...

Translation: 北京与罗马协议后的 今日向中国福传的使命

北京与罗马的协议》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未解答的问题 我们来寻找答案  北京和罗马正进行着对话,他们甚至签署了一项协议,我们认为它具有积极的和历史性的意义,虽然在内容和时间上是「有限度的」。 没错,是有限度的,然而但是,发布该协议新闻的梵蒂冈公报指出「为了双方的利益,北京和罗马对未来以及正在进行的机构对话都寄予了厚望。」最近,于2020年2月14日,中国外交部长和梵蒂冈外长在慕尼黑令人始料未及的短暂会晤,或许可被视为一种信号,表明这种双边的机构对话是不该被排除在外的。[1] 尽管四年前我们就知道谈判一直在进行,突如其来的协议签订,还是让许多天主教徒没有做好准备。然而如果我们考虑到北京和罗马之间前几十年的对立,这种从对抗到对话的翻转确实是一个突然的演变。难怪一些教会人士不理解签署协议的原因,我们还听说甚至一些中国共产党人员也好奇为什么党的领导阶层突然也改变了对罗马的态度,从对抗转向对话。罗马和北京的分歧一直都存在。虽然如此,尽管教宗方济各在签署协议方面采取了慷慨和大胆的步伐,但到目前为止,罗马一直还在地等待而仍未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积极的后续行动。如今那些支持中梵对话和该协议的天主教徒正面临着那些反对该协议者所抛出的疑问。我们并非假装都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在这次演讲中,我们来寻找答案。 首先、作为天主教徒,我们更直接地关心天主教会。尽管中国国内外绝大多数天主教徒都明确支持教宗方济各的对话,而某些人则似乎在提倡对抗,一些天主教徒使用严厉的措辞批评,如:「教宗方济各背叛了中国教会」,这是前所未闻的,并引起关注。与其指责教宗和他的团队,我们是不是该尝试促使教宗方济各处理中国教会牧灵问题的原则和态度做更深入的了解?或许我们也应该努力更好地了解前任教宗们对中国的态度,这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充分认识到教宗方济各所选择的对话,让我们尝试这样做。 第二、我们想知道罗马与北京能否在对话中妥善处理和回答棘手的问题。他们是否准备好公开对话了?我们认为中国政府与天主教会双方都需要时间来更加成长,以便能够实践彼此已经宣称要做的事情,亦即:「与普世的所有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对话。」 双方都已宣布这是他们的优先事项,他们也在对话路上依照各自的领域采取了重大步骤,但似乎都还在学习过程中,朝着成为真正的对话「伙伴」迈进。这种学习过程减缓了对话的步调,但却可以说明一些现存性的问题。中国政府将如何处理这件事?教宗方济各又将如何处理? 第三、关于中国教会的坏消息以及最近报道所发生的事件,让每个关心真正宗教自由的人都感到担忧。由于我们从起初就支持对话和签署的协议,我们在想如何能够向那些反对对话的朋友解释这一点。 最后,我们希望教宗方济各继续与中国对话以及教会内部的对话,并探讨我们自己能如何为对话作出贡献。   五十年以来,前三任教宗引导教宗方济各采取对话之路 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是什么促使了教宗方济各和他的谈判团队执意与中国进行对话并签署了一项协议,而不顾天主教团体中一些反对者的明确建议与要求?这是我们天主教徒应该更多加思考的问题。不能过于轻易和简单地指责协议的签署是因为「罗马缺乏了解,被误导和被欺骗」。所有在过去几十年关注罗马的人都知道,教宗方济各所倡议的对话完全符合过去五十年他所有前任教宗的作法。1970年,毛泽东试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摧毁中国天主教会(1965-1975年)的时候,教宗保禄六世在访问香港期间向中国天主教徒致以了友好的问候;同样在1970 年(早在尼克松总统访华之前),他在罗马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表演讲时,对中国加入联合国会员国表示同情与支持。[2]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是波兰人,他与波兰共产主义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但作为罗马教宗,早在1982年,他公开呼吁建立一切必要的沟通架构,以便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对话。[3]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会写了一封具有历史意义的牧函,[4]  他一方面非常明确地表明限制所有与中国展开的对话,但另一方面同时也公开肯定与中国进行对话,包括与中国政府当局的对话是必要的。显而易见,教宗方济各继续沿着近五十年来许多前任教宗所遵循的路线,完全符合常理。假如他不这样做可能反而会被质疑,为何停止前三位教宗已预备好的明确对话运动。 我们更应该重新以新的措辞来提问:“在目前中国几乎或根本没有希望给予积极回应的时候,我们现任教宗方济各本人和那些前任的教宗们为何还如此固执地坚持与中国展开对话,原因何在?” 若仅回答说:三位杰出、英明能干的教宗在过去五十年中都因「缺乏了解和被欺骗,甚至在寻求与中国对话中背叛了中国教会」,这答案就太简单了。我们认为答案很明显,这些教宗们之所以寻求对话,就是梵二后时代天主教会牧人之首的职责与任务。今天基督代表的任务就是继续基督的使命,回应我们时代的需要,即:「推动梵二精神、在新世纪中福传、消除现有的不公义、暴力、分歧;  帮助穷人、维护被压迫者和遭受痛苦者; 推动一个以正义、和平、团结、相互信任和以爱为标志的新世界。」 教宗们意识到他们不能继续通过中世纪的旧政策来寻求权力与一些世界政治强国结盟的影响力对抗其他国家,因为这恰恰违背了基督的使命。相反,他们希望通过与「所有宗教和所有意识形态,包括非信徒和无神主义者对话」表现出一种服务、和平、友好的态度才能实现这一点。       罗马事先不知道他们的伙伴是否会遵守对话中所达成的协议,他们的信任是基于中国接受联合国和世贸组织关于尊重人权、宗教自由的原则。中国保证尊重这些原则并将其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的宪法。[5] ...

Translation: Seminar Introduction (Webinar)

A path oriented to the future requires awareness of the roots of dialogue. For this reason, allow me to share with you a testimony...

Translation: Agreement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China and mission in China

Continuity or discontinuity? I thank Fr. Peter Baekelmans and SEDOS for this very useful and opportune initiative to help us to understand the problems...